我们只是想做翱翔的雄鹰

2012-01-04 14:24浏览数:25 

“我们只是想做翱翔的雄鹰”

                                 ——值此离开四班之际


加拿大pc28开奖网站   吴秀英


印象:我一进教室就紧绷脸,站到讲台上不说也不动,只是用严厉的眼光审视着下面正玩得东倒西歪的同学们。接着,上课预备铃响了,渐渐地,三个、十个、全班同学注意到了讲台上的我的这张臭脸,他们赶忙停止嬉戏取乐,教室终于慢慢地安静下来了,到最后一片寂静,而此时,我的“火气”已经酝成暴风之势,大多数同学都缩着头等着我“开火”。

“知道老师今天为什么生气吗?!”我冷冷地诘问,希望能引起他们的自我反思。可是……

“我们不听话。”

“做卫生的逃了。”

“某某同学追逐打闹。”

“这次英语测试又考砸了。”

“更年期。”

……

似乎我问了一个让人兴奋的问题,大家不经脑袋思考地你一言,我一言砸开了锅。

我,越来越气愤;脸,越来越黑。

“够了!”我吼了一声。大家又都缩回脑袋。

接着,噼噼啪啪地,我对他们发起攻势:数落、指责、控诉……

坦白说,学生做了什么让我如此生气,我已经忘了;我骂学生什么了,我也已经不记得了。只是这样的情景一直在我脑海浮现,因为它在我带四班的过程中几乎每几天就要上演一次。

可四班的孩子们似乎天生的“没心没肺”,即使我课上刚严厉地批评了他们,下课后他们还是老师前、老师后的和你亲近,直到有一天……


这一天,我在班级里又发了一次火,我已记不得我用了哪些言辞,但等我说完,同学们的反应却有点不同,教室里静悄悄的,一些被我点名的同学耷拉着脑袋趴在桌上,过了一会,传来林鑫几近哽咽的委屈声:

“什么时候老师也学会了威胁恐吓我们?”

“就是。”

“就是。”

“总是在骂我们。”

“都没想过我们的感受。”

……

一些“大胆”的同学开始附和。

而我,惊讶,“他们也会伤心?”,但我很快义正言辞地打断了他们的抗议:

“别觉得委屈,做错了事情就该接受批评!”

接着,我们开始上课。

晚上,我拖着疲乏的身躯回到宿舍,闷闷地吃过饭,闷闷地洗过澡,又闷闷地打开电脑准备备课,心理郁闷着全是四班孩子的不让人省心。正当我翻开书本时,两页方格语文作业纸滑落在地,“咦,是一封信?”我困惑地捡起来读:


亲爱的老师:

   您好!呃,在这里呢,我代表我们四班同学向您说声对不起了。

哎,其实您对我们的好,我们都知道,也不是我们不懂得知恩图报。呃,这么说吧,如果把其他班级比作乖巧的金丝雀的话,那么我们四班就应该是翱翔天际的雄鹰,金丝雀固然漂亮、乖巧地歌唱婉转的曲子,惹人喜爱,但怎么也比不上雄鹰的那份自由奔放。是的,我们所追求的就是那份自由。别说我们太过于顽劣,不务正业,其实我们也在努力,四班的孩子们真的很乖,很努力的,知识您一直没看到罢了。我们会为了得到老师的一句赞扬而一直努力,只是(我们是)默默的,您不知道罢了。

四班的孩子真的不坏,老实说您也知道的,四班的孩子哪有一点点的坏心思?真的,我们只是不想长大,我们只是想一直留在孩童时期,所以有时候,我们或许真的太任性了。您因为我们的任性真的伤了心,可是,您需要相信我们,是的,我们一直在努力,真的。其实我们班只是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那只是暂时的。让您费心了!

最后,我代表我们四班向您说声“Sorry”。

祝:

我的老师工作顺利!

4月7日

四班的帅哥、美女们


当我看到信的落款“四班的帅哥、美女们”时,我的视线已经模糊,仿若自己的用心良苦得到了当事人的理解,我的心满溢着这些“顽劣的”又“自以为是的”的孩子们带给我的幸福感。

而同时,我又惴惴不安起来,“老师您需要相信我们”、“四班就应该是翱翔天际的雄鹰”、“我们一直在努力”、“只是默默的,您不知道罢了”,“我们班只是有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那只是暂时的”……这些言语一直在我耳边回响。

“然道我不自信,也不相信自己的学生吗?”

“然道我真的没看到他们的努力吗?”

“然道我一直陷在那所谓暂时的阴影中,看不到孩子们的进步?”

“然道我在用金丝雀的标准要求一只渴求自由的雄鹰吗?”

……

那一夜,我辗转反侧了,一个个问题如拔地春笋,应接不暇而来。

我确实不自信,我对自己班级管理的自信似乎早在开学初那一连串的事件中冲击殆尽。在江郎才尽、无计可施之时,我自欺欺人地觉得只要我多爱学生,多关心学生,学生就能把自己管好,班级的正气就能树立起来,但是,接踵而至的课任老师的投诉、同学打架、不断错失流动红旗、以及难堪的班级成绩让我对四班的学生也慢慢地失去了信心。我很爱四班的孩子,我希望他们也能成为人家眼中的“龙”和“凤”,但此时,我却对此一点信心都没有了。

负面的情绪确实蒙蔽了我的眼睛,我不再看到四班孩子的“美”,取而代之的是我对他们不断地责骂。有的时候,我很庆幸四班孩子的“没心没肺”,在种种负面阴影下,在班主任也失去信心的情况下,在我频繁地责备声中,他们还能抱着自己的骄傲,相信自己的班级。

其实,大多数四班的孩子真的在努力了,他们都在努力让自己的才华得到认可、受到欣赏,比如,林子航、叶璐瑶上课老爱不举手就大声嚷嚷,可许多精彩的答案不都出自他们的嚷嚷吗;上课都不动笔的林鑫却能在2010“学无涯”杯福建省青少年电子制作锦标赛中获奖;许浩刚,平日里总为他学没学相的不老实劲儿头疼,但他爱好音乐,如痴如醉,他对音乐的执着成就了他江南水都十佳歌手的美梦;再看傅一凡,那一张嘴最厉害,一刻也不停歇,但就是这位嘴巴“滔滔不绝”,让老师头特疼的同学以一纸画图设计获得了福州市“同根同源族谱设计大赛”的鼓励奖;还有上课爱说悄悄话,学习不够认真的王翰瑶,却对设计特别较劲,学校征求校徽设计,他一口气交了三稿;还有王顺丽,她的一些言行让同学们对她颇有微词,但她却能守住一份善良的心,仍然热爱着她的同学们,爱着这个班级……五月份举行的“党在我心中”红色歌曲合唱比赛,四班的淘气男生们在训练中不断发出鬼哭狼嚎的呜呜声,但真上场了,嘿,唱得还真有点模样。最令我感动的是,四班所有同学(包括最调皮的谢峰和超滑头的温子键)都把每一位老师的公开课当做事关班级形象和老师荣誉的大事,从课堂纪律到问题回答都超级配合,让课任老师好生感动!他们确实让我联想到了雄鹰,不轻易秀“美”,但在关键时刻,在他们愿意翱翔的天空中,他们可以飞得很壮美,可以鸣得很清朗!而这一切的努力和进步,我为什么之前都没看到呢?艺术大师罗丹有句名言:“对我们的眼睛而言,不是缺乏美,而是缺乏发现”。我一直让自己沉湎于四班的“悲剧”,还愚蠢地用责骂来打击四班孩子的信心,而其实,这些责骂真的没有任何效果。

至于四班孩子认为的,“其他班级是人见人爱的金丝雀”、“四班则是向往自由的雄鹰”,我不敢苟同,但孩子们暗示的我在用“用金丝雀的标准要求一只渴求自由的雄鹰”,则明白指出了我在定位四班、管理四班上存在着偏差。有的时候,我在想我真的不太适合带四班,如果四班的孩子们真的期待着的是雄鹰似奔放的翱翔,而我,性格太温和,不够张扬,这容易让班上一些张扬的孩子领走班风,造成歪风肆虐正气。

光阴荏苒,又值新学年的开始,而我却已不再是四班的老师了,在此,我想跟我可爱的孩子们说声再见,道声祝福,希望接下来你们能有这么一位强有力的引路者,引领你们丰满羽翼,终有一天,展翅翱翔于天际,enjoy your freedom!


手机版二维码

查看手机版网站

Baidu
搜狗